電繡逾一甲子 邱安妹服務不言退


電繡逾一甲子 邱安妹服務不言退

邱安妹專注自己的電繡本業,絕不輕言退休。(林和生攝)

张菲消失5年喊「我还活着」

精美字體全都刻印在邱安妹腦海裡。(林和生攝)

换脸杀手之凤冠天下

大腳一踩、針飛如梭,高齡八旬的邱安妹眼神專注地將手上布料左右移挪,不一會兒時間,端正字體便在繡布現形,隨手拿起來端倪,最後點點頭表示滿意,因爲這活兒她已精透超過一甲子,但在旁人看來還是美得像一門藝術。

仑背乡中和国小风雨球场启用 金牌校友许淑净现身引骚动

16歲初中畢業便拜師學藝,坐在縫紉機前一晃眼超過60年,邱安妹說,那個年代的女孩子沒念書,若不是進加工區,就是學裁縫,當時沒有多想,只知道要學個一技之長,就這樣在縫紉機前踩了4年,20歲就獨當一面、自己創業,且一做就做到80歲。

以前學生多,每到開學季,小小工作室總是堆滿等着繡學號及名字的制服,生意好時還請了3位師傅,每天工作10幾個小時,踩針車的腳都踩到腳麻了,談到過往榮景,她眼睛還會發光。

隨着科技越來越發達,需要精密技術的刺繡漸漸被電腦刺繡機取代,畢竟電腦刺繡透過軟體打版,一次量大、省時也省工,邱安妹說,做這途的都到天上、剩沒幾個,少數像她一樣堅守崗位,且堅持每天都上工。

因爲有人偏愛手工電繡的質感,話還沒說完,就有客人拿着衣服前來請託,與客人寒暄、話家常,如同老朋友般,其中不乏一家四代都是她的客人。

縫紉機旁聚光燈把光線都聚焦在車針上,不用鉛筆先描,繡出來的字,點、豎、撇、鉤皆完全展現力道,邱安妹指着自己的頭說,字體與圖案都在腦海裡,所以不需要草稿就能信手拈來。

她說,自己從小就對家政、毛筆有興趣,如同上天賜給的手藝,就是要來服務大衆,她也常幫客人解決難題,不小心勾破的長裙,靠着繡花縫補,又是新的一件,邱安妹直言,只要還有需求,就會讓車針一直跑下去。

欧特明车电展大秀视觉AI

刚离家就起火钥匙插大门 三峡16岁长子认了:点蜡烛烧3处

逍遥初唐 扬镳

时论广场》大两岸管住小两岸(白德华)